首部國家安全藍皮書《中國國家安全研究報告(2014)》,近日推出面世。報告確認了中國正面臨嚴峻的反恐形勢,指出了原來在新疆實施恐怖襲擊的“東突”恐怖組織正將攻擊目標向疆外擴展,提出中國要進一步加強專業反恐力度。
  就在中國首部反恐藍皮書公佈之前數日,美國國務院也發佈了《2013年恐怖主義國家報告》。報告指出,美國反恐行動削弱了基地組織的核心領導層,但中東和非洲地區去年涌現更具侵略性、自發性和更暴力的基地組織分支和持同樣信仰的組織,所發動的暴力活動增溫,再加上敘利亞危機催生出新一代更暴力的恐怖分子,恐怖威脅正在發生變化而且蔓延全球。
  美國國務院報告中涉及中國的部分,特別提到2013年10月發生的天安門汽車爆炸案。報告稱,美國無法獲得獨立信息來證明這起事件是由東突伊斯蘭運動的參與,美國政府希望中國能夠提供更多的信息。在發佈會上,美國國務院反恐協調員卡伊達諾夫表示,認識到中國批評美國在恐怖主義問題上持雙重標準,美國也承認不同國家對恐怖主義有不同看法。
  關於恐怖主義,至今並沒有一個清晰和統一的定義,聯合國曾嘗試過推出統一的定義,但並未能奏效,說明恐怖主義這一問題並非是個單純的“非傳統安全威脅”,裡面還夾雜“標準的主導權之爭”地緣政治利益紛爭。美國在2001年發動了反恐戰爭,在措辭用語上,美國使用了擴大化的“War on Terror”(反恐怖戰爭)而非是專業性的“Anti-terrorism War”(反恐怖主義戰爭),這使美國在反恐行動上可以細分出數個層次:由國家軍方主導的反恐戰爭(主要涉及對支持恐怖主義國家的戰爭)、由中情局等部門主導的反恐行動(主要針對國際恐怖主義極端組織)、由國土安全局主導的國內恐怖信息採集與控制(主要針對本土化的恐怖主義)。顯然,美國對恐怖主義的認知,不是雙重標準的問題,而是多重標準、多重使用、擇機使用的問題。
  如何與“持多重標準”的美國展開更多的反恐合作呢?一方面,要意識到與“持多重標準”的美國合作並非是件易事,美國隨時都可以利用“多重標準”來牽制中國勢力和干預中國內政,我們在樹立積極合作的意願基礎上應認識到鬥爭性。2002年美國為獲得中國對反恐戰爭的支持,同意將“東突”列入美國的恐怖主義名單中,但隨著反恐戰爭轉化為中情局主導第二層次反恐之後,美國在“東突”問題上態度轉入曖昧,從當前來看,美國面臨的反恐壓力更多由第三層次的國土安全局在消化,對國際性的恐怖蔓延中“美國利益”因素已經下降,美國更有操縱標準牟取地緣利益的機會。另一方面,在反恐合作上,我們應採取更主動的信息通報,至少讓外界看到兩個大國在展開某種類型的合作。總之,我們在反恐領域的國際合作上,除了與周邊國家加強合作之外,也在重視大國之間的合作,即便一些合作更多是象徵意義。
  (和靜鈞,察哈爾學會研究員,海外網特約評論員)
  海外網評論頻道原創,轉載請註明來源海外網(www.haiwainet.cn),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我愛波多野結衣

rx69rxibr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